很多人还是下意识地会想起大眼睛女孩苏明娟

来源:http://www.yx2000.com.cn 作者: 2018-06-08 15:15

更重要的是,民间慈善点对点的救助路径很容易陷入刻舟求剑之悖谬。比如提及希望工程,很多人还是下意识地会想起大眼睛女孩苏明娟,但20多年过去,她已经成为一身碎花裙,一头披肩发的成熟都市白领。可问题是,即便是今天,初次看到这张招贴,还是有很多人想把钱捐给照片上的小女孩。

近日,我国首部慈善法(草案)提交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初次审议。与之对应的,是慈善事业勃兴又纠结的现实:《2014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》显示,2014年我国境内接受国内外社会捐款捐物总额突破千亿元大关。有数据说,全中国一年收到100块钱的慈善公益捐款,有65块钱来自于私人和民间。但不得不说的是,由于机制体制的因素,慈善公信的重塑与构建,还在路上。这个时候,如果还是仰仗点对点粗放捐赠的可靠,而继续漠视机构慈善与慈善机制的建设,超载的几十吨爱心,也许就永远找不到破题的路径。

献爱心,捐衣物。这几乎是每代人的童年都体验过的慈善模式。不过,其实我们也很少去思考:那些被救助对象,他们也在变化,也在成长。世易时移,爱如潮水没错,但泛滥成灾,终究也成了甜蜜的烦恼。

哪些学校缺衣少食,哪些爱心最该往哪儿去大数据时代、互联网+背景下,救寒济困的爱心,总不能退回自说自话的老路上去。共识必须清晰:困难群体要不至于因爱心饿死或撑死,成熟的慈善机制,是唯一正途。(作者:邓海建)

11月23日,得石镇中心校校长看着成堆的衣服发了愁,目前在学校存放的大概有2吨多衣物,另外,还有近1吨堆满在邮政营业厅没来得及领取。爱心衣物太多,就算当垃圾扔了,还得有个妥善的处理之所;而邮局就更痛苦了,本来地方就不大,这些衣物圈地而居,不派送出去就转不开身了;校方若想转赠到真正需要的地方,邮费又成了不可承受之重更要命的是,估计再过10年,还会有衣服寄来。

这些年,在红会风波后,很多人开始迷信原始而粗放的点对点捐赠。不过,问题也越来越明显:捐多少才算够、捐的财物怎么监督、有限捐赠资源如何最优化利用?这些核心症结,在微信救助或贴吧求援等事件中,凸显得越来越频仍。

2007年,为帮助贫困学生,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得石镇中心校在网上发帖,希望网友能为孩子们捐赠一些御寒衣物,很快,爱心衣物就从四面八方寄来。8年来,学校收到的衣物越来越多。今年已累积收到了数十吨衣物,学校只有260多个孩子,这些衣服完全用不完,希望爱心人士不要再捐了!(11月24日《华西都市报》)

这样的尴尬,其实对应着三重现状:一是粗放的民间捐赠,必然要遭遇信息不对称的结果。冷热不均的,设局挖坑的,不一而足。对于每年新翻到求助帖的网友来说,遥远的困顿就成了近切的求助。十几年前的网帖,可能会在这种无力考证的爱心接力中,无限期地承续下去。二是求助容易,谢绝捐赠太难。困局是暂时的,一旦爱心涌流而纾解了眼下的困境,过多过滥的爱心资源,其实就陷入了一种低效而浪费的恶循环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求助者有必要事后发声,通过既有的求助路线,告知问题已解的现状这等于给事前求助追加了一份有效期的声明。